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调查研究

关于工伤赔偿中“单、双赔”的思考

发布时间: 2017-05-12 08:30:59   浏览量:

四川省广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成都男子小黄出差途中遇车祸身亡,其父母从肇事方获赔28万余元。在工伤保险理赔时,青羊区社保局扣除了小黄父母已从肇事方获取的近17万元赔偿金,仅支付了39万余元。小黄父母认为,青羊区社保局的做法违法,诉至法院。成都中院终审认为:就算肇事方赔了,工伤也不能打折。这是今年我省在工伤“单、双赔”中舆论闹得沸沸扬扬的一个案例,也是工伤“单、双赔”中众多案例中的一个缩影,从中折射出现在法律法规的空白。

一、关于工伤赔偿中“单、双赔”的政策分歧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款规定:职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客运轮渡、火车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并根据《条例》享受相关工伤待遇。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川府发200342)文件第十条规定:职工上下班途中受到交通机动车事故伤害,或者履行工作职责和完成工作任务过程中遭受意外伤害,按《条例》规定认定为工伤和视同工伤的,如第三方责任赔偿的相关待遇已经达到工伤保险相关待遇标准的,用人单位或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不再支付待遇;如第三方责任赔偿低于工伤保险相关待遇,或因其他原因使工伤职工未获得赔偿的,用人单位或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应按照规定补足工伤保险相关待遇(称之为“单赔补差”)。

201491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实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第八条第三款规定:职工因第三方的原因导致工伤,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职工或者其近亲属已经对第三方提起民事诉讼为由,拒绝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第三方已经支付的医疗费用除外(称之为“双赔”)。

由于《工伤保险条例》未对受到交通机动车事故伤害的第三方侵权造成职工工伤应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与第三方责任赔偿出现竞合时适用工伤保险待遇标准作出明确规定,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贯彻<工伤保险条例>的实施意见》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分歧,导致了我省在处理因第三方侵权造成交通机动车事故伤害的职工工伤保险待遇时出现两种不同的处理意见:各级人社部门认为应该按照川府发〔200342号文件执行“单赔补差”,人民法院在审理工伤案件时认为应该执行“双赔”,双方各执一词,难以形成一致。

二、关于工伤赔偿中“单、双赔”的思考

(一)执行“双赔”不符合立法本意

《社会保险法》第三条规定:“社会保险制度坚持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可持续的方针,社会保险水平应当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制定本条例。”由此可见,我国工伤保险制度坚持的原则和建立工伤保险制度的目的。同时,《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即职业伤害情形,是我国建立工伤保险制度予以保障的核心情形。如果执行“双赔”,就违背了《社会保险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

(二)执行“双赔”不符合维护工伤保险基金收支平衡和安全可持续要求

工伤保险基金全部由用人单位缴费构成,代用人单位承担工伤的部分补偿责任,是工伤风险的集中分担,它既不是财政拨款,也不是职工福利,更不是单纯的契约化商业保险。如果执行“双赔”,工伤保险基金支出由补差变为全额支付,势必加大基金支出缺口,收支难以平衡,增加基金的安全风险。以广安市为例,2014年至2016年(参保企业职工)全市因第三方侵权认定为工伤95件,其中死亡7件,如果执行“双赔”将增加基金支出至少1000余万元,这对基金结余仅有7000余万元的统筹地区来说,压力可想而知。同时,根据工伤保险基金以支定收、收支平衡的原则,在没有其它资金注入的情况下,工伤保险基金为应对巨大的安全挑战,必然大幅度提高工伤保险缴费费率,从而加重企业的负担,影响企业的参保积极性,工伤保险基金难以筹集到位,其安全可持续势必受到严重影响。

(三)执行“双赔”不利于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

如果执行“双赔”,将对我省执行12年的工伤保险赔偿政策造成重大冲击,已处理了的案件会要求重新处理、重新核发待遇,形成新的信访源,影响社会稳定。如果执行“双赔”,用人单位将面临为第三方侵权造成工伤重复买单的情况,在当前用工成本不断上涨,赔偿标准较高,个体赔偿能力较弱而社会保障不充分,宏观经济形势不是很乐观的情况下,企业一旦遭遇因第三方侵权造成上下班交通死亡工伤事故,将对生存发展造成严重影响,甚至可能破产关闭,既不利于处理纠纷、化解矛盾,也不符合当前国家减轻企业负担、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导向。

(四)执行“双赔”不符合诚信公平原则

由于道路交通迅猛发展,因上下班途中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被认定为工伤(亡)案件越来越多。如果执行“双赔”,就可能会出现一些不诚实守信的人会不择手段想方设法把小伤“变成”大伤,把达不到伤残级别的“变成”达到伤残级别,把伤残级别低的“变成”伤残级别高的工伤,以获得更多的工伤赔偿。如果执行“双赔”,同样的伤害程度就可能会出现“垫车轮赔两份、垫车床赔一份”的情况,尤其是重伤和死亡职工的理赔额度差距更大,造成非职业伤害情形对职业伤害情形的巨大冲击,人社部门难以面对职工和职工家属、企业和社会,也不利于工伤事故的处理。截止目前为止,仅广安市内,就有因第三方侵权工伤职工待遇补偿问题已有1例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已开庭审理的案例,法院将根据情况择期宣判。据不完全统计,因第三方侵权工伤职工待遇补偿问题有初步意向向法院提起诉讼的受伤害职工或其亲属就有10余起,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对我市工伤保险基金的冲击是相当巨大的,也会给真正在工作岗位上因工作原因受到职业伤害的职工造成不公平的印象。如:一名职工因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造成死亡,死亡职工不仅会从交通事故中得到应有的补偿,还会从工伤基金中全额支付其待遇,就简单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和在单位受到职业伤害死亡的职工就会相关五六十万元,这样的差距会给职工亲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可想而知。又以我省成都市为例,自201510月起至2016年底,全市因“双赔”进行行政诉讼的案件就高达37起。工伤保险基金是企业利润和企业全体职工利益的让度和牺牲,如果执行“双赔”,不仅损害了参保单位和职工的利益,伤害了用人单位的参保积极性,也会让诚实守信的道德准则蒙羞、公平公正的社会氛围汗颜,形成社会的负面效应。

三、关于工伤赔偿中“单、双赔”的建议

为维护广大参保职工合法权益,维护基金安全,维护社会稳定,维护我省工伤保险政策的权威性和一致性,充分发挥工伤保险制度保障工伤职工合法权益、分散用人单位风险的重要作用,建议如下:

(一)省政府可根据我省实际情况,商请省高院继续支持我省工伤保险“单赔补差”政策,待国家立法机关有明确意见或《社会保险法》修改完善时一并调整;省政府亦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修改完善我省《实施意见》,以便与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一致。

(二)若省高院坚持实施“双赔”,建议省政府调整我省工伤保险“单赔补差”政策,明确一个时间界限,以免出现“翻烧饼”支付带来的基金巨大支付压力。

(三)若按“双赔”实施,针对基金压力较大的市、州,建议省政府尽快出台工伤保险省级统筹办法,以便减少基金支付压力和企业工伤费率过高现象,确保工伤基金安全和企业稳定。